范文网后台-模板-公共模板变量-头部模板-自定义右侧文字

 > 范文大全 / 正文

预防接种日

coolhzh 2017-06-18 08:43:04 范文大全 0 评论
4.25预防接种日宣传

4.25预防接种日宣传

儿童预防接种知识十问

一、疫苗分为哪几类?

接种疫苗是预防和控制传染病最经济、有效的方法之一,目前我国疫苗分为两类。第一类疫苗,是指政府免费向公民提供,公民应当依据政府的规定受种的疫苗。儿童接种第一类疫苗免费,疫苗以及接种费用由政府承担,预防接种单位按免疫程序为儿童接种这些疫苗不得收取或者变相收取任何费用。第二类疫苗,是指由公民自费并且自愿受种的其他疫苗,由受种者或者其监护人承担费用。

二、现阶段我国第一类疫苗包括哪些?预防哪些传染病?

实施扩大国家免疫规划后,我国第一类疫苗包括卡介苗、乙肝疫苗、脊髓灰质炎疫苗、百白破疫苗、白破疫苗、麻疹类疫苗(麻风疫苗、麻腮疫苗、麻腮风疫苗)、A群流脑疫苗、A+C群流脑疫苗、乙脑疫苗、甲肝疫苗以及应急接种的炭疽疫苗、钩体疫苗、出血热疫苗。预防乙肝、结核病、脊髓灰质炎(小儿麻痹症)、百日咳、白喉、破伤风、麻疹、风疹、流行性腮腺炎、流行性脑脊髓膜炎、流行性乙型脑炎、甲肝、炭疽、钩体、出血热等疾病。我省自2008年10月1日起实施扩大国家免疫规划,对进入相应免疫程序的年龄段儿童实行第一类疫苗的免费接种。

三、流动儿童在预防接种时享受哪些权利?目前存在哪些问题?

流动儿童与本地儿童在预防接种时享受同样权利,包括办理预防接种证、免费接种第一类疫苗等服务。目前大部分流动人口存在经济条件、文化素质、卫生状况和防病意识较差等问题,接种单位很难对人数日益庞大的流动儿童实施及时的预防接种,流动儿童接种率明显低于本地儿童,流动儿童传染病发病不断升高。这些已逐渐成为严重影响免疫规划工作的突出问题。

四、如何看待接种反应?

对绝大多数人而言,接种疫苗是安全的。不过疫苗毕竟是一种异物,部分儿童因个体差异会在接种部位发生红肿、疼痛、硬结等,或出现发热、全身不适、倦怠、食欲不振、乏力等症状,这些都是预防接种后的一般反应,病情轻微,多在1~2天内自行恢复,必要时就医。极少数儿童在接种后可出现罕见的异常反应,如无菌性脓肿、过敏反应等,病情相对较重,需要及时治疗。另外,如果儿童在接种疫苗时正处于某种疾病的发病前期,或存在某种潜在的疾病,在接种后碰巧发病,被称为“偶合症”,与疫苗本身无关,很容易与接种的不良反应混淆。为减少不良反应的发生,儿童家长应该在接种前了解接种疫苗的品种、作用、禁忌、不良反应以及注意事项;配合接种人员,提供儿童的健康状况并了解儿童的接种禁忌等情况;接种后,儿童要在接种门诊留观30分钟,一旦出现可疑反应可得到及时处理。

五、接种疫苗后出现反应,还是否继续接种?

国家规划疫苗需连续多次接种的疫苗如乙肝疫苗、百白破疫苗、糖丸等,如出现单纯的局部反应或低热,则不必改变免疫程序。如果引起严重反应,则不继续接种。接种百白破疫苗出现休克、高热、过敏反应、血清病等应停止以后预防接种。

六、为什么儿童入托、入园、入学要凭有效免疫接种证?

由于托儿所、幼儿园、小学都是儿童集中的场所,儿童对疾病的抵抗力较差,

为了防止传染病的发生和流行,保护儿童健康,必须有群体免疫力。因此,国家«传染病防治法»规定儿童要凭有效的免疫接种证才能入托、入园和入学。

七、麻疹疫苗是防控麻疹的最有效手段

麻疹是传染性最强的传染病之一。麻疹病毒主要通过呼吸道传播,日常生活中的密切接触亦可以传播。麻疹发病最初表现为发热、结膜炎、流涕、咳嗽等,第3~7天开始出红色斑疹,首先是面部,而后遍及全身,持续4~7天,出疹前后5天内具有传染性。人类对麻疹病毒普遍易感,接种麻疹疫苗是预防和控制麻疹的最有效手段。麻疹疫苗应接种两次,初种月龄为8月龄,复种为18—24月龄。2008年以后,我国开始使用含麻疹成分的联合疫苗替代麻疹单价疫苗,如麻疹—风疹联合疫苗,即一次接种可以预防麻疹、风疹两种疾病。

八、为什么及时接种乙肝疫苗可有效阻断乙肝病毒传播?

乙肝是由乙肝病毒引起的传染病,主要经血传播。在无任何干预措施的情况下,40%携带乙肝病毒的母亲可将病毒传染给孩子。婴幼儿感染乙肝病毒后,90%~95%发展成慢性携带病毒状态。2002年,我国将乙肝疫苗纳入儿童免疫规划,为所有新生儿免费接种乙肝疫苗,新生儿出生后立即按照0、1、6月龄的接种程序,全程接种3次乙肝疫苗。由于携带乙肝病毒的孕妇在怀孕、分娩及产后,有可能将乙肝病毒传染给新生儿,所以乙肝疫苗接种更强调首针的及时性——新生儿出生后24小时内应立即接种第一针。如果孕妇已经明确是乙肝病毒携带者,新生儿的接种时间越早越好,同时还要注射乙肝免疫球蛋白,以提高阻断病毒传播效果。

九、哪些儿童不宜打预防针

接种部位有严重皮炎、牛皮癣、湿疹及化脓性皮肤病的儿童;正在发烧、体温超过37.5C的儿童;患急性传染病或痊愈后不足2周、正在恢复期的儿童;有严重心脏病、肝脏病、肾脏病、结核病的儿童;神经系统疾病,如脑病、脚病、大脑发育不全等及血脑屏障作用差的儿童;重度营养不良、先天性免疫缺陷的儿童;有过敏体质及哮喘、荨麻疹、接种疫苗曾发生过敏的儿童不宜接种;腹泻的儿童均不宜接种疫苗。大便每天超过4次者不宜服用小儿麻痹糖丸活疫苗;在传染病流行时,密切接触了传染病人的儿童,不宜马上接种疫苗,必须经过该传染病最长潜伏期后未发病再接种。不宜接种疫苗的儿童而必须接种时,如被狂犬咬伤者必须接种狂犬疫苗,这时一定要在医生指导和密切观察下方可接种。

十、孩子打预防针前、后要注意什么?

打预防针前,家长要给孩子洗一次澡换件干净衣裳,向医生说清孩子健康状况,经医生检查认为没有接种“禁忌症”方可接种。打过预防针要让孩子适当休息,不要做剧烈运动,不要吃辣椒等剌激性食物,暂时不要洗澡,有时小孩会发生“接种反应”,如轻微发热,精神不振,不想吃东西,哭闹等,一般都不严重。只要好好照料,多喂些开水,很快就会好的。极个别的孩子可能会发高烧,可请医生看,给予对症治疗。

日本幼儿预防接种日程

SC

预防接种宣传日活动简报

预防接种宣传活动简报

为落实扩大国家免疫规划工作,向公众宣传国家免疫规划政策和预防接种知识,我院在4月29日期间开展以“依法预防接种、享受健康生活”为主题的预防接种宣传周活动,现将我院宣传活动开展情况总结如下:

2016年4月28日9:30,我院紧紧围绕“依法预防接种、享受健康生活”这一主题,在歇马广场范围内开展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宣传活动。

本次宣传活动,通俗易懂,出动医务人员12人次,并悬挂横幅一条。给过往的行人和前来就真的患者发放儿童易感疾病的预防方法宣传单。普及辖区传染病防治策略和措施,落实各项惠民政策,最大

限度的保障和维护人民群众的健康权益。现场为群众解答疫苗预防知识,向广大群众宣传有关儿童免疫规划及相关传染病防治知识。

我院医务人员积极参与活动,向人民群众散发宣传资料。活动中向人民群众发放宣传资料100余份。同时在流动人群中进行宣传,发放宣传资料30余份。

通过此次宣传活动,不仅提高了社会各界特别是家庭在接种疫苗过程中所起的作用以及对预防接种工作的认识,扩大了免疫规划工作的社会影响;同时为社会重视与参与创造条件,营造全社会关心和支持免疫规划工作的良好氛围,当然我们也在本次活动中发现了许多不足,如:流动儿童的接种管理、规范化门诊接种的科学、规范操作等现实问题,严重制约我们免疫规划事业的发展,可是,我们有信心在上级主管部门的领导下,我镇院预防接种工作会越来越好。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6905厂职工医院

2016年4月29日

儿童预防接种日宣传资料

儿童免费接种疫苗可预防12种病

接种疫苗是预防和控制传染病最经济、有效的方法之一。我国疫苗分为两大类,一类疫苗和二类疫苗。一类疫苗是国家免费提供的,所有适龄儿童都应按规定接种;二类疫苗是自费并自愿接种的。2007年,儿童免费疫苗的种类及可预防的疾病被进一步扩展,目前通过接种免费疫苗可以预防12种疾病。

各地提供免费接种的疫苗可能略有不同,具体情况可咨询当地卫生行政部门或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按照国家规定,孩子出生后1个月内,就要建立预防接种证,并要长期保存。给孩子办理入托、入学手续时,都要检查预防接种证。还有,一定要到有当地卫生行政部门颁发合格资质的接种单位去接种疫苗。

疫苗可预防的传染病和相对应的疫苗

如何看待接种反应

对绝大多数人而言,接种疫苗是安全的。不过疫苗毕竟是一种异物,部分儿童因个体差异会在接种部位发生红肿、疼痛、硬结等,或出现发热、全身不适、倦怠、食欲不振、乏力等症状,这些都是预防接种后的一般反应,病情轻微,多在1~2天内自行恢复,必要时就医。极少数儿童在接种后可出现罕见的异常反应,如无菌性脓肿、过敏反应等,病情相对较重,需要及时治疗。另外,如果儿童在接种疫苗时正处于某种疾病的发病前期,或存在某种潜在的疾病,在接种后碰巧发病,被称为“偶合症”,与疫苗本身无关,很容易与接种的不良反应混淆。 为减少不良反应的发生,儿童家长应该在接种前了解接种疫苗的品种、作用、禁忌、不良反应以及注意事项;配合接种人员,提供儿童的健康状况并了解儿童的接种禁忌等情况;接种后,儿童要在接种门诊留观30分钟,一旦出现可疑反应可得到及时处理。

疫苗是防控麻疹的最有效手段

麻疹是传染性最强的传染病之一。麻疹病毒主要通过呼吸道传播,日常生活中的密切接触亦可以传播。麻疹发病最初表现为发热、结膜炎、流涕、咳嗽等,第3~7天开始出红色斑疹,首先是面部,而后遍及全身,持续4~7天,出疹前后5天内具有传染性。

人类对麻疹病毒普遍易感,接种麻疹疫苗是预防和控制麻疹的最有效手段。在实施麻疹疫苗接种前,几乎每个儿童都难以幸免感染。我国广泛使用疫苗后,麻疹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均大幅下降。但在部分地区仍有麻疹病例暴发。及时全程接种麻疹疫苗,能有效预防麻疹的感染。麻疹疫苗应接种两次,初种月龄为8月龄,复种为18—24月龄。2008年以后,我国开始使用含麻疹成分的联合疫苗替代麻疹单价疫苗,如麻疹—风疹联合疫苗,即一次接种可以预防麻疹、风疹两种疾病。

接种脊灰疫苗需注意哪些问题

人体感染脊髓灰质炎(简称脊灰)病毒后,绝大多数为隐性感染,临床上无任何症状,仅有极少数感染者,由于病毒侵入中枢神经系统,引起脊髓灰质炎,会导致肌肉麻痹,俗称“小儿麻痹症”。

儿童服用脊灰疫苗(俗称小儿麻痹症糖丸),是预防此病的重要手段。满2、3、4月龄的儿童,各服糖丸一粒,一岁以内共服3次,满4岁再服一粒。糖丸采用直接口/嚼服或溶于凉开水送服,服苗后半小时内不要喝热水及哺乳,以免降低疫苗活性。

目前,我国是无脊髓灰质炎病例的国家,但世界上还有一些国家仍然有脊灰流行,特别是与我国接壤的印度、巴基斯坦、阿富汗、尼泊尔等国家仍然有脊灰的暴发流行,发生输入性病例的危险始终存在,因此各个国家仍旧对适龄儿童接种脊灰疫苗,直至全球消灭脊髓灰质炎。

让流行性乙型脑炎不再流行

流行性乙型脑炎,简称乙脑,是感染乙脑病毒所致。乙脑是人畜共患的传染病,猪是乙脑最重要的传染源。蚊子叮咬了感染乙脑病毒的猪后,再去叮人,可以造成乙脑在人群中的传播。乙脑常见症状是发热、头疼、喷射性呕吐等,病死率高达5%~35%,约30%的幸存者有神经系统后遗症,主要有失语、肢体瘫痪、痴呆等。

给儿童接种疫苗,是预防控制乙脑最经济、有效的手段。2008年起,我国将乙脑疫苗纳入国家免疫规划,儿童要及时全程接种乙脑疫苗。我国目前使用的乙脑疫苗有减毒活疫苗和灭活疫苗两种。减毒活疫苗接种全程共打2针,分别在8月龄和2周岁接种;灭活疫苗接种全程共打4针,分别在8月龄打2针(间隔7~10天打第2针),2周岁、6周岁各接种1针。从非流行区到流行区的人,也最好在来流行区前1个月完成接种。另外,除了接种乙脑疫苗,还要积极灭蚊、防蚊,预防乙脑传播。

及时接种疫苗可有效阻断乙肝病毒传播

我国是乙肝大国,约有9300万乙肝病毒携带者。乙肝是由乙肝病毒引起的传染病,主要经血传播。在无任何干预措施的情况下,40%携带乙肝病毒的母亲可将病毒传染给孩子。婴幼儿感染乙肝病毒后,90%~95%发展成慢性携带病毒状态,而成人仅为10%左右。

2002年,我国将乙肝疫苗纳入儿童免疫规划,为所有新生儿免费接种乙肝疫苗。接受乙肝疫苗全程免疫后,几乎所有的儿童都可受到保护,并且效力持久。 新生儿出生后立即按照0、1、6月龄的接种程序,全程接种3次乙肝疫苗。由于携带乙肝病毒的孕妇在怀孕、分娩及产后,有可能将乙肝病毒传染给新生儿,所以乙肝疫苗接种更强调首针的及时性——新生儿出生后24小时内应立即接种第一针。如果孕妇已经明确是乙肝病毒携带者,新生儿的接种时间越早越好,同时还要注射乙肝免疫球蛋白,以提高阻断病毒传播效果。

全国儿童预防接种日

全国儿童预防接种日

每年的4月25日是全国预防接种宣传日

(ChinaprophylacticvaccinationDay)。2012年全国儿童预防接种日的宣传主题是“接种疫苗,家庭有责”。

全国预防接种宣传日的由来

二十世纪80年代,我国政府积极响应世界卫生组织提出的扩大计划免疫规划(EPT,ExpandedProgrammeonImmunization),广泛开展儿童预防接种工作。为了加强对该项工作的组织实施,进一步提高影响力度,促进社会各界人士积极参与,保证免疫接种率和接种质量,有效地防止相应传染病的发生和流行,达到最终消灭疾病的目的,1986年,国务院批准成立了全国计划免疫工作协调小组,并确定每年4月25日为全国儿童预防接种宣传日。以后每年全国都在这天开展各种形式的宣传活动,党和国家领导人多次参加与计划免疫工作有关的宣传活动,对推动我国的儿童计划免疫工作起到很大作用。

关于预防接种

我国的儿童计划免疫开始于1978年,20多年来,在各级政府的领导支持下,通过广大卫生人员的努力,先后于1988年以省为单位、1990年以县为单位、1995年以乡为单位相继实现儿童卡介苗、脊髓灰质炎疫苗、百白破疫苗和麻疹疫苗免疫接种率达到85%目标。

由于实施儿童计划免疫工作,过去严重危害儿童健康和生存的白喉、百日咳、麻疹等计划免疫针对传染病得到有效控制,2000年经世界卫生组织确认我国已达到无脊髓灰质炎区的要求,2002年进一步将乙型肝炎疫苗纳入儿童计划免疫,全国计划免疫工作取得较大进展。

我国目前已经将脊髓灰质炎疫苗、白百破联合疫苗、麻疹疫苗、卡介苗、乙肝疫苗纳入国家免疫规划,部分省还将乙脑疫苗、流脑疫苗纳入了免疫规划。按照国家免疫程序,所有儿童都必须全程接种纳入国家免疫规划的所有疫苗。

国务院颁布的《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已于2006年6月1日起实施。条例要求“在儿童出生后1个月内,其监护人应当到儿童居住地承担预防接种工作的接种单位为其办理预防接种证。”条例规定,国家对儿童实行预防接种证制度。接种单位对儿童实施接种时,应当查验预防接种证,并做好记录。儿童入托、入学时,托幼机构、学校应当查验预防接种证,发现未依照国家免疫规划受种的儿童,应当向所在地的县级疾病预防控制机构,或者儿童居住地承担预防接种工作的接种单位报告,并配合疾病预防控制机构或者接种单位督促其监护人在儿童入托、入学后及时到接种单位补种。儿童离开原居住地期间,由现居住地承担预防接种工作的接种单位负责对其实施接种。儿童入托、入学时,托幼机构、学校未依照规

定查验预防接种证,或者发现未依照规定受种的儿童未向疾病预防控制机构或者接种单位报告的,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教育主管部门责令改正,给予警告;拒不改正的,对主要负责人、直接负责人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分。

目前,我国免疫规划工作的现状并不乐观。2004年卫生部组织在全国开展计划免疫评审,调查的273个县中,卡介苗有11个县、百白破联合疫苗33个县、脊灰疫苗28个县、麻疹疫苗37个县接种率均低于85%;“四苗”(指卡介苗、百白破联合疫苗、脊灰疫苗、麻疹)全程接种率低于85%的县有74个,占调查县总数的27.11%;乙肝疫苗接种工作在部分地区进展缓慢,有72个县乙肝疫苗接种率低于85%,儿童出生后24小时以内接种乙肝疫苗的首针及时接种率低于60%的有9个省。另外,流动人口的预防接种问题日渐突出。目前全国流动人口数量逐年加大,人员流动性强,地方政府还没有建立起对流动人口有效的预防接种管理机制,加上多数流动儿童来源于经济较为落后的偏远地区,儿童家长又缺乏必要的预防接种知识,有的甚至拒绝接种,在一些地区流动儿童的免疫接种率大大低于本地儿童,导致出现麻疹等疾病流行,这种现象即使在经济发达的东部地区也不能幸免。近年来一些地区出现了对计划免疫工作认识淡化、管理不善、队伍萎缩、经费投入严重匮乏等现象,造成接种率有所下降,计划免疫工作出现滑坡的危险。

在全国儿童预防接种宣传日中卫生部要求各级卫生行政部门要高度重视儿童免疫规划的宣传工作,通过宣传提高各级政府对免疫规划工作重要性的认识,结合计划免疫审评中发现的工作难点,积极争取各级政府及各有关部门的支持与配合,落实各项配套措施,大力宣传实施免疫规划保护儿童健康的重要意义,提高社会各界对预防接种工作的认识,倡导全社会重视、关心儿童免疫规划工作,创造良好的预防接种工作环境。通知还要求在流动人口集中地区积极采取各种措施开展针对流动人口的宣传活动。通过设立宣传点和对流动儿童开展查漏补种活动,将预防接种有关知识告诉流动儿童家长,同时使有关部门能够积极配合卫生部门开展流动儿童的免疫接种工作。各级卫生行政部门要将流动儿童的常规免疫接种纳入到当地卫生部门的管理工作中,切实做好流动儿童免疫接种工作。通知各地要发动基层疾病预防控制机构人员,包括乡村级从事预防接种工作人员,在农村地区,特别在边远、贫困、城乡结合部等既往预防接种工作薄弱地区,开展多种形式的预防接种日宣传活动,将国家免疫规划政策宣传到每一家每一户,使广大人民群众能够积极主动参与到儿童免疫规划工作中。

全国预防接种宣传日历届主题

时间主题

1990年全国预防接种宣传日主题:使全国免疫接种率达到85%以上

1991年全国预防接种宣传日主题:儿童的权利与机会——免疫、消灭脊髓灰质炎

1992年全国预防接种宣传日主题:消灭脊髓灰质炎,开展乙型肝炎疫苗接种,保护儿童健康

1993年全国预防接种宣传日主题:社会参与——消灭脊髓灰质炎

1994年全国预防接种宣传日主题:

1995年全国预防接种宣传日主题:无脊髓灰质炎世界

1996年全国预防接种宣传日主题:普及儿童免疫,向孩子们献出一片爱心

1997年全国预防接种宣传日主题:让每一个未免疫的儿童得到免疫

1998年全国预防接种宣传日主题:免疫――孩子健康与家庭幸福

1999年全国预防接种宣传日主题:乙肝―健康的大敌;疫苗―预防的武器

1995年——全国消灭脊髓灰质炎

2000年全国预防接种宣传日主题:免疫――关注流动人口中的儿童

2001年全国预防接种宣传日主题:保持无脊髓灰质炎状态

2002年全国预防接种宣传日主题:为了孩子健康注射乙肝疫苗

2003年全国预防接种宣传日主题:乙肝疫苗—献给新生命的爱

2004年全国预防接种宣传日主题:免疫接种,预防乙肝

2005年全国预防接种宣传日主题:实施免疫规划,保护儿童健康

2006年全国预防接种宣传日主题:同样的权利,同样的健康—关注流动儿童预防接种

2007年全国预防接种宣传日主题:让每个儿童都能按时接种疫苗是各级政府的责任

2008年全国预防接种宣传日主题:预防接种,健康的保障

2009年全国预防接种宣传日主题:及时接种疫苗,人人享有健康

2010年全国预防接种宣传日主题:消除麻疹,控制乙肝,你我共参与

2011年全国预防接种宣传日主题:接种疫苗宝宝健康

2012年全国预防接种宣传日主题:接种疫苗,家庭有责

大头医生http://www.datouyisheng.com/

全国预防接种日宣传

全国儿童预防接种宣传日

“4.25”全国儿童预防接种宣传日,这一节日既是广大儿童的节日,也是全国计划免疫工作者的节日。

一、什么是预防接种

预防接种是指把疫苗接种在健康人的身体内,在使人不发病的情况下产生抗体,获得特异性免疫的方法。例如,接种卡介苗预防肺结核,种痘预防天花等。

在我国疫苗分为计划内疫苗和计划外疫苗两大类:

1.计划内疫苗是国家规定纳入计划免疫的疫苗,婴幼儿出生后必须要进行接种,接种计划内疫苗是免费的。计划内疫苗包括卡介苗、乙肝疫苗、脊髓灰质炎疫苗、百白破三联疫苗、麻疹疫苗、乙脑疫苗、流脑疫苗共7种疫苗。

2.计划外疫苗是自费疫苗,国家没有强制规定必须接种,可以根据宝宝的自身情况选择接种或者不接种。但是接种计划外疫苗时有一点要注意,那就是计划外疫苗的接种要以不影响计划内疫苗的情况做为前提。计划外疫苗共有10种。

二、免疫规划程序

自2008年5月1日起,在全国范围内按照以下计划免疫程序,实施扩大儿童免疫规划:

1、乙肝疫苗:接种3剂次,儿童出生时、1月龄、6月龄各接种1剂次,第1剂在出生后24小时内尽早接种。

2、卡介苗:接种1剂次,儿童出生时接种。

3、脊灰疫苗:口服4剂次,儿童2月龄、3月龄、4月龄各口服脊灰

疫苗(液体)1剂次,4周岁口服脊灰疫苗(糖丸)1剂次。

4、无细胞百白破疫苗:接种4剂次,儿童3月龄、4月龄、5月龄和18—24月龄各接种1剂次。

5、白破疫苗:接种1剂次,儿童6周岁时接种。

6、麻疹疫苗:接种1剂次,儿童8月龄时接种。

7、麻腮风疫苗:接种1剂次,儿童18—24月龄时接种。

8、乙脑减毒活疫苗:接种2剂次,儿童8月龄和2周岁各接种1剂次。

9、A群流脑疫苗:接种2剂次,儿童6—18月龄时接种2剂次,接种间隔为3个月。

10、A+C群流脑疫苗:接种2剂次,儿童3周岁和6周岁各接种1剂次。

11、甲肝疫苗:甲肝减毒活疫苗接种1剂次,儿童18月龄时接种。在部分试点地区使用甲肝灭活疫苗,甲肝灭活疫苗接种2剂次,儿童18月龄和24—30月龄时各接种1剂次。

上述程序为常规疫苗免疫程序,不包括应急接种和强化免疫。

XX镇中心卫生院

2014年4月

预防接种日宣传活动总结

2013年预防接种日宣传活动总结

2013年4月25日是第28个全国儿童预防接种宣传日。今年宣传的主题是‚“宝宝健康——从接种疫苗开始”。

各级领导对这次宣传给予了高度的重视。我院根据县疾控中心的通知要求,开展了形式多样的宣传活动。

1、4月22-26日在各村进行预防接种宣传。

2、我院分别在村公所所在地地段设立了宣传点。我院工作人员下村入户的宣传家居儿童接种、动员流动适龄儿童以及幼儿园及时参加预防接种。

3、于4月25日我院进行“预防接种日”的宣传资料发放及现场咨询。约60余人参加咨询“发放儿童预防接种知识及扩大国家免疫规划”宣传资料200余份。

通过这次宣传,让广大群众了解脊灰疫苗、麻风疫苗、乙肝疫苗等13种疫苗可以通过免费接种方式有效预防小儿患小儿麻痹症、麻疹、乙肝等传染病。是最有效、最经济、最简便的方法,更是健康的保障。同时告知《儿童预防接种证》是打过预防针的有效证明,是日后入托、入学或办理出国手续的重要凭证。 在这次宣传活动中我们大力宣传了党和国家有关计划免疫方面的相关政策。强调预防接种时家长的注意事项,重点突出了“接种疫苗、家庭有责”这一主题。

这次宣传活动,具有很强的实用性,深受广大群众的欢迎。

但每年有很多的新生儿出生,要让预防接种的工作像办计划生育证一样引起大家的重视,还是需要疾控人员和广大医务工作者大力宣传,特别是年轻一代家长群体。把工作入到实处,让预防接种实实在在的保障每一名儿童的健康成长。

莲荷中心卫生院

2013年4月25日

4.25预防接种宣传日总结

计免宣传日总结

2014年4月25日是第29个全国儿童预防接种宣传日,今年的宣传主题为:“接种疫苗,保障健康”。我院根据市疾控中心《关于做好2014年“4.25预防接种宣传日”活动的通知》要求,于4月底紧紧围绕宣传主题开展了形式多样的宣传活动。现将宣传活动总结如下:

一、周密部署、扎实安排

我院在宣传活动前认真安排、积极准备,争取当地政府及相关部门的支持和配合。除了市疾控中心印制和下发的宣传画、宣传折页共 张,我院还自行制作了宣传展板、横幅,为保证宣传活的正常开展打下了坚实地基础。

二、领导重视、突出重点

各级领导对本次活动十分重视,宣传当天郭院长亲临宣传点,视察宣传活动开展情况,并积极向来往群众发放宣传折页,这些充分体现了各级领导对国家扩大免疫规划工作的重视和对儿童健康的关爱。

三、广泛宣传、内容多样

我单位紧紧围绕“接种疫苗,保障健康” 的宣传主题,重点宣传了扩大国家免疫规划政策、预防接种知识及预防麻疹、易感和季节性高发病(如手足口病、风疹、腮腺炎等)的防治知识,鼓励群众自觉参与预防接种活动。一是积极营造良好的宣传氛围。在镇中心设立宣传咨询点开展咨询活

动,各咨询点标识醒目,主题横幅高悬,宣传牌、宣传标语内容丰富,宣传资料品种多样,吸引了前来咨询的群众络绎不绝。 二是主动深入学校、幼儿园,社区街道,发放了宣传资料。此次活动,我院向群众面对面宣传扩大国家免疫规划政策、疫苗相关疾病预防及预防接种相关知识,并为广大群众提供免疫咨询,同时向群众发放免疫规划疫苗针对传染病防治知识宣传材料。宣传咨询点现场向群众发放《儿童预防接种知识问答》宣传单200余份、悬挂横幅1条,展示宣传展板10余块,现场咨询达 人次,受益群众累计 人。

四、宣传效果评价

今年“4.25”宣传日活动气氛热烈,范围广、针对性强。通过这次预防接种宣传日活动,大力宣传国家扩大免疫规划政策和保护儿童健康的重要意义,提高各级政府和社会各界对免疫规划工作重要性的认识,提高广大家庭对预防接种工作的认识和理解,倡导全社会重视、关心并参与儿童免疫规划工作,为消除麻疹,控制乙肝等传染病营造以政府主导、部门合作、全民参与的免疫规划工作氛围。

预防接种日活动计划

4.25全国儿童预防接种宣传活动计划

今年是我国第29个“4.25全国儿童预防接种日”,为做好我市预防接种宣传活动,营造全社会关心、重视和支持免疫规划工作的氛围,消除乙肝疫苗事件对公众信任度和接种率带来的负面影响,达到普及预防接种知识,扩大免疫规划工作社会影响力的效果。我中心计划围绕“接种疫苗,保障健康”主题开展预防接种日宣传活动。

一、计划目的及意义 借着宣传日的契机,大力宣传实施预防接种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强调家庭要主动为孩子获得免疫接种。广泛普及预防接种知识,营造全社会关心、支持和参与国家免疫规划的良好氛围。

二、活动时间

2014年4月25日开展公众咨询,发放宣传资料。

三、工作原则及策略

1、督促卫生院了解流动儿童的免疫规划接种情况,开展宣传,发现漏种儿童及时补种。

2、督促小学要充分利用黑板报、宣传栏、广播等各种校园传媒进行宣传。

3、倡导幼儿园利用健康讲座、家长会等形式向家长宣传家庭负有主动为孩子获得免疫接种的责任等相关知识。

四、具体措施

1、向广大群众介绍各种疫苗及对预防各类疾病的特点以及接种时间和注意事项。

2、悬挂宣传标语,设立预防接种咨询宣传点,免费为前来咨询的群众提供预防接种知识咨询服务,发放预防接种宣传资料和调查问卷等。特别是加强对小学及幼儿园的宣传普查工作。争取让每一个未接种的孩子得到免疫。

海宁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2013年4月10日

2014全国预防接种宣传日

健康教育活动记录表

活动时间:2014年04月25日 活动形式:宣讲活动 活动主题:2014年全国预防接种宣传日 组织者:云楼卫生院 接受健康教育人员类别:一般居民,流 接受健康教育人数357人 动人口 健康教育资料发放种类及数量:2种,各约774份 活动内容: 1、发放儿童预防接种宣传资料、流感等健康宣传资料 2、向群众儿童预防接种的知识 活动地点:云楼卫生院

活动总结评价: 1、让老百姓更进一步了解儿童预防接种可以预防哪些传染病。 2、介绍科学防病的相关知识。

存档材料请附后 □书面材料 □图片材料 □其他材料 填表人(签字) :何明蕃

□印刷材料

□影音材料

□签到表

负责人(签字) : 填表时间: 2014 年 04月 25日

全国预防接种日播音资料
“接种疫苗、保障健康”

一、儿童免费接种疫苗可预防15种病
接种疫苗是预防和控制传染病最经济、有效的方法之一。我国疫苗分为两大类,一类疫苗和二类疫苗。一类疫苗是国家免费提供的,所有适龄儿童都应按规定接种;二类疫苗是自费并自愿接种的。目前通过接种免费疫苗可以预防15种疾病。

按照国家规定,孩子出生后1个月内,就要建立预防接种证,并要长期保存。给孩子办理入托、入学手续时,都要检查预防接种证。还有,一定要到有当地卫生行政部门颁发合格资质的接种单位去接种疫苗。
二、疫苗可预防的传染病和相对应的疫苗
疫苗可预防
传染病 疫苗种类
结核病 卡介苗
乙型肝炎 乙肝疫苗
甲型肝炎 甲肝减毒活疫苗、甲肝灭活疫苗
百日咳 无细胞百白破疫苗、百白破疫苗
白喉 无细胞百白破疫苗、百白破疫苗、白破疫苗
破伤风 无细胞百白破疫苗、百白破疫苗、白破疫苗
脊髓灰质炎 口服脊髓灰质炎减毒活疫苗
麻疹 麻疹疫苗、麻疹风疹联合疫苗、麻疹腮腺炎风疹联合疫苗、麻疹腮腺炎联合疫苗
风疹 麻疹风疹联合疫苗、麻疹腮腺炎风疹联合疫苗
腮腺炎 麻疹腮腺炎风疹联合疫苗、麻疹腮腺炎联合疫苗
流行性脑脊髓膜炎 A群流脑疫苗、A+C群流脑疫苗
流行性乙型脑炎 乙脑减毒活疫苗、乙脑灭活疫苗
三、如何看待接种反应
对绝大多数人而言,接种疫苗是安全的。不过疫苗毕竟是一种异物,部分儿童因个体差异会在接种部位发生红肿、疼痛、硬结等,或出现发热、全身不适、倦怠、食欲不振、乏力等症状,这些都是预防接种后的一般反应,病情轻微,多在1~2天内自行恢复,必要时就医。极少数儿童在接种后可出现罕见的异常反应,如无菌性脓肿、过敏反应等,病情相对较重,需要及时治疗。另外,如果儿童在接种疫苗时正处于某种疾病的发病前期,或存在某种潜在的疾病,在接种后碰巧发病,被称为“偶合症”,与疫苗本身无关,很容易与接种的不良反应混淆。
  为减少不良反应的发生,儿童家长应该在接种前了解接种疫苗的品种、作用、禁忌、不良反应以及注意事项;配合接种人员,提供儿童的健康状况并了解儿童的接种禁忌等情况;接种后,儿童要在接种门诊留观30分钟,一旦出现可疑反应可得到及时处理。
四、疫苗是防控麻疹的最有效手段
麻疹是传染性最强的传染病之一。麻疹病毒主要通过呼吸道传播,日常生活中的密切接触亦可以传播。麻疹发病最初表现为发热、结膜炎、流涕、咳嗽等,第3~7天开始出红色斑疹,首先是面部,而后遍及全身,持续4
~7天,出疹前后5天内具有传染性。
人类对麻疹病毒普遍易感,接种麻疹疫苗是预防和控制麻疹的最有效手段。在实施麻疹疫苗接种前,几乎每个儿童都难以幸免感染。我国广泛使用疫苗后,麻疹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均大幅下降。但在部分地区仍有麻疹病例暴发。及时全程接种麻疹疫苗,能有效预防麻疹的感染。麻疹疫苗应接种两次,初种月龄为8月龄,复种为18—24月龄。2008年以后,我国开始使用含麻疹成分的联合疫苗替代麻疹单价疫苗,如麻疹—风疹联合疫苗,即一次接种可以预防麻疹、风疹两种疾病。
五、接种脊灰疫苗需注意哪些问题
人体感染脊髓灰质炎(简称脊灰)病毒后,绝大多数为隐性感染,临床上无任何症状,仅有极少数感染者,由于病毒侵入中枢神经系统,引起脊髓灰质炎,会导致肌肉麻痹,俗称“小儿麻痹症”。
  儿童服用脊灰疫苗(俗称小儿麻痹症糖丸),是预防此病的重要手段。满2、3、4月龄的儿童,各服糖丸一粒,一岁以内共服3次,满4岁再服一粒。糖丸采用直接口/嚼服或溶于凉开水送服,服苗后半小时内不要喝热水及哺乳,以免降低疫苗活性。
目前,我国是无脊髓灰质炎病例的国家,但世界上还有一些国家仍然有脊灰流行,特别是与我国接壤的印度、巴基斯坦、阿富汗、尼泊尔等国家仍然有脊灰的暴发流行,发生输入性病例的危险始终存在,因此各个国家仍旧对适龄儿童接种脊灰疫苗,直至全球消灭脊髓灰质炎。
六、让流行性乙型脑炎不再流行
流行性乙型脑炎,简称乙脑,是感染乙脑病毒所致。乙脑是人畜共患的传染病,猪是乙脑最重要的传染源。蚊子叮咬了感染乙脑病毒的猪后,再去叮人,可以造成乙脑在人群中的传播。乙脑常见症状是发热、头疼、喷射性呕吐等,病死率高达5%~35%,约30%的幸存者有神经系统后遗症,主要有失语、肢体瘫痪、痴呆等。
给儿童接种疫苗,是预防控制乙脑最经济、有效的手段。2008年起,我国将乙脑疫苗纳入国家免疫规划,儿童要及时全程接种乙脑疫苗。我国目前使用的乙脑疫苗有减毒活疫苗和灭活疫苗两种。减毒活疫苗接种全程共打2针,分别在8月龄和2周岁接种;灭活疫苗接种全程共打4针,分别在8月龄打2针(间隔7~10天打第2针),2周岁、6周岁各接种1针。从非流行区到流行区的人,也最好在来流行区前1个月完成接种。另外,除了接种乙脑疫苗,还要积极灭蚊、防蚊,预防乙脑传播。
七、及时接种疫苗可有效阻断乙肝病毒传播
我国是乙肝大国,约有9300万乙肝病毒携带者。乙肝是由乙肝病毒引起的传染病,主要经血传播。在无任何干预措施的情况下,40%
携带乙肝病毒的母亲可将病毒传染给孩子。婴幼儿感染乙肝病毒后,90%~95%发展成慢性携带病毒状态,而成人仅为10%左右。
  2002年,我国将乙肝疫苗纳入儿童免疫规划,为所有新生儿免费接种乙肝疫苗。接受乙肝疫苗全程免疫后,几乎所有的儿童都可受到保护,并且效力持久。
新生儿出生后立即按照0、1、6月龄的接种程序,全程接种3次乙肝疫苗。由于携带乙肝病毒的孕妇在怀孕、分娩及产后,有可能将乙肝病毒传染给新生儿,所以乙肝疫苗接种更强调首针的及时性——新生儿出生后24小时内应立即接种第一针。如果孕妇已经明确是乙肝病毒携带者,新生儿的接种时间越早越好,同时还要注射乙肝免疫球蛋白,以提高阻断病毒传播效果
八、儿童预防接种证有何用途?
预防接种证是儿童接种疫苗的凭证,也是儿童入托、入学和成年后就业、出国的健康证件。1984年,卫生部、教育部和全国妇联联合下发《关于试行预防接种证制度的通知》,要求儿童在办理入托、入学时,必须持符合规定、记录完整的预防接种证;无证或未按规定接种者,必须进行补种,否则不准入托、入学。在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中,进一步明确了“国家对儿童实行预防接种证制度”。
主动给儿童建立预防接种证是家长的义务,建立和管理儿童预防接种证是法律赋予卫生和教育部门的职责。儿童家长和卫生、教育等有关部门应共同配合做好儿童预防接种证的建立工作。家长要在儿童出生1个月内,主动到当地接种单位办理,每次带儿童接种时要携带预防接种证,并妥善保存;接种单位要及时给新生儿、流动儿童办理预防接种证,做好接种记录。预防接种证一旦丢失要及时补办和补种疫苗。教育部门在儿童入托、入学时要查验预防接种证。无证或未按规定接种者,必须进行补种后,才能办理入托、入学手续。
九、宝宝出生后 家长怎么做?
当您的宝宝出生后,若没有接种禁忌症,将在24小时内接种卡介苗和首针乙肝疫苗,同时产科将发给您一张《新生儿首针乙肝疫苗和卡介苗接种登记卡》(红联),您要凭此卡在1个月内携带儿童到居住所在地的接种门诊办理接种手续,接种门诊将为您的宝宝建立接种卡片和发放《儿童预防接种证》。以后,接种门诊将根据您提供的登记信息,按免疫程序预约儿童接种。
每次接种,务必带上《儿童预防接种证》,以便门诊打印接种信息,同时不要折叠、揉损和丢失此证。接种证记录了儿童所有接种资料,宝宝须凭此证办理入托、入园、入学手续;若要出国,对方国家则要您书面提
供本国的预防接种情况。
十、外来儿童如何接种疫苗?
外地来的7周岁以下儿童应在家长陪护下及时到居住地的接种门诊办理预防接种手续。办理登记手续时,最好带上原籍卫生部门发的预防接种证;如果无接种证,那么医院也会根据您提供的情况,确定适当的接种方案,为您的孩子提供接种服务。办理接种证时,需要携带暂住证、儿童出生证明、新生儿乙肝接种单到居住辖区内的医院办理。
自2008年5月1日起,我省实施扩大儿童免疫规划,全省儿童常规免疫疫苗由8种扩大为11种,我厅制定并印发了《江苏省儿童免疫规划疫苗免疫程序》(苏卫疾控〔2008〕10号)。乙肝疫苗、卡介苗、脊灰疫苗、百白破疫苗、白破疫苗、麻疹风疹疫苗、麻腮风疫苗、乙脑减毒活疫苗、A群流脑疫苗、A+C群流脑疫苗、甲肝灭活疫苗11种疫苗均为免费疫苗。
3月24日查漏补种的幼儿除2006年11月前出生的,甲肝、麻腮风收费,其余多免费。
“六一”儿童健康体检:1.体检项目:体格检查、血常规测定、视网膜视力筛查:2.大中班加丙氨酸氨基转移酶 收费标准:小班免费、大中班12元/人(体格检查、血常规、视力筛查免费) 原收费:血常规20元、视力筛查15元。体检时间六一儿童节前。
新生入托健康体检:1.体检项目:体格检查、丙氨酸氨基转移酶、血常规测定 收费标准:乡镇12元/人(体格检查、血常规、视力筛查免费)。体检时间9月1日开学前。

十一、如何减少预防接种后副反应的发生?
一、打“预防针”之前,家长应主动向接种门诊的检查医生提供儿童近期健康状况及既往免疫情况。
二、打“预防针”之后,家长应使自己的孩子做到以下几点:
(一)要好好休息,不要跑跳过多。
(二)保护打针部位的清洁,不要用手抓。
(三)不吃有刺激性的食物,如大蒜、辣椒等。
(四)多喝开水(除服脊灰糖丸外)。
十二、疫苗接种后有什么反应吗?
预防接种就是将疫苗等生物制品接种到人体,使机体产生抵抗感染的有益的免疫反应,以达到预防相应疾病的目的。但是,各种生物制品对于人体来说,毕竟是一种异物,接种后机体在产生有益反应的同时,有时也会产生一系列副反应。这些副反应大多无害,为一过性,2~3天可自行恢复。
多数情况下,一些人接种疫苗后会出现发热、注射部位红肿、疼痛或出现硬结等炎症反应,我们称之为一般反应,也叫正常反应。这类反应往往不需处理,一般 2~3天可自行恢复。
极个别人由于个体差异(如过敏体质者),接种某种或某些疫苗后可能发生与一般反应性质及表现均
不相同的反应,如无菌化脓、皮疹、颜面部水肿、过敏性休克等变态反应,我们称之为异常反应。这类反应症状有时可能很严重,需要及时采取相应措施治疗。
  无论一般反应或异常反应,在大规模的人群接种中客观上是不能完全避免的。
十三、您的宝宝在什么时候不能接种疫苗?
假如您的宝宝出现了以下情况时,专家建议不宜进行预防接种:
(1)空腹即饥饿时,血糖过低,可引起严重反应。
(2)有活动性肺结核、活动期风湿症、过敏性疾病,或者患有高血压、肝炎、肾炎等症的病儿,也不宜预 防接种。
(3)患有荨麻疹、支气管哮喘等过敏性疾病时。
(4)接种部位患有皮肤病时。
(5)正在感冒发烧的病儿不宜接种,以免加重病情。
(6)脑或神经系统发育不正常,有脑炎后遗症、癫痫病的孩子,不宜注射乙脑和百白破预防针,以免引起抽风。
(7)有免疫缺陷的孩子,不能接种疫苗。
(8)腹泻孩子不要吃脊髓灰质炎糖丸疫苗,等病好后两周才能吃。




日本预防接种事件中的因果关系

作者:杜仪方

华东政法大学学报 2014年06期

  众所周知,疫苗在减少疾病传染与流行的同时,也带着与生俱来的风险和局限,这是由疫苗本身的特质所决定的。①科学上对于“安全疫苗”的认知也只是基于疫苗的总体净效益,即好处大过坏处,或者说,疫苗风险在可以承受的范围内。某疾控专家在接受采访时的评价:“世界上本来就没有完美的疫苗。没有哪一种疫苗能提供完全的保护,而又完全没有风险。”②因此,即使是完全合格的疫苗,也难免存在造成受接种对象死亡或者引发后遗症的可能性。这一现象被日本的预防接种界形象地称为“恶魔抽签”(悪魔のくじ引き),因为谁也无法预测合格疫苗背后的风险究竟会落在何人身上,谁会不幸抽中恶魔之签而祸从天降。鉴于疫苗不良反应的发生可以被认为是个人对于社会整体安全所作出的特别牺牲,因此,国家对因预防接种致害采取救济措施已经成为各国法治的应有之义。③  当然,预防接种致害能够获得救济的前提是,预防接种行为与损害之间存在因果关系。然而,在实践中,由于预防接种事件中的损害往往是由疫苗所含生物制品和个人体质的耦合作用所致,因此对于每一例病症究竟是如何发生的,即使是运用当今最尖端的科技仍不能作出完全清楚的解释。基于此,当发生涉及预防接种事件的相关诉讼时,对于因果关系存否的争议也往往成为案件的争点。  本文拟以日本预防接种事件中的因果关系为研究对象。首先从医疗事故诉讼中的因果关系论展开讨论,继而深入探讨预防接种事件本身的因果关系。在日本,涉及预防接种事件的诉讼包括国家赔偿请求诉讼和行政诉讼这两种不同诉讼类型,并且分别形成了多份判决书和学者对判例的评述。本文旨在整理判决和学说,同时以因果关系中立证标准以及其具体化的判断要件等为考察中心,以期寻求对预防接种事件中因果关系的简单触及。作为前提性的说明,在预防接种事故诉讼中的争议主要集中在对事实上因果关系的判断。对于侵权行为而言,事实上的因果关系又可分为责任成立的因果关系(责任根据因果关系)和赔偿范围的因果关系(责任充足因果关系),前者属于责任成立要件,而后者涉及赔偿的范围程度数额等,④本文仅以责任根据的因果关系为探讨对象。  一、医疗事故诉讼中因果关系的认定  医疗行为与损害结果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已经成为医疗事故诉讼的一项重要争点,这一方面是因为医疗事故原因的千变万化以及医学手段的日新月异,另一方面也是由于治疗疾病所采取医学手段往往不可避免地存在一定的有害性,如何判定行为和损害间的因果关系成为了让每个法院头痛却又无法回避的问题。

  (一)判决的动向  1.输血梅毒事件,东京地裁昭和30年4月22日判决(下民集6卷4号784页)  案件原告为一名孕妇,在东京大学医学部附属医院产科接受住院治疗时采取了输血措施以补充体力,由于供血者携带梅毒致使孕妇因此而遭受感染。由于东京大学医学部附属医院属于公立医院,原告依据日本《民法》第715条以国家为被告提起赔偿请求。被告辩称,因为无法在医学上断定输血和导致梅毒这二者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因此无需承担责任。法院判决如下:  被告认为原告患梅毒与输血之间的因果关系无法在医学上进行断定,然而,判决中对事实的证明和科学上对事实的证明应具有本质上的差异。科学上的因果关系必须存在理论上的必然性,同时具备排除所有可能的相反证据;而判决中对因果关系的证明只需要满足经验上的可能性,并且具有排除预想程度的相反证据即可。也即,判决中对于因果关系的立证程度更接近于科学上的可能性,只需要证明结果的发生与其他相关事件不具备因果关系。  2.腰脊椎穿刺事件,最高裁昭和50年10月24日判决(民集29卷9号1417页)  三岁儿童因患化脓性髓膜炎到东京大学附属医院接受住院治疗,在脱离危险之后,医生对其实施了腰脊椎穿刺手术,手术实施15至20分钟后,患者忽然出现了呕吐痉挛等现象并产生脑出血,并由此最终导致智能障碍和运动障碍等后遗症。原告基于日本《民法》第715条对国家提起损害赔偿请求。东京高裁对因果关系作如下说明:  不同于不允许任何存疑的自然科学的证明,医疗事故诉讼中因果关系的证明是依照经验在对于全部证据进行综合考察的基础上,对特定事实与特定结果的发生之间是否存在高度盖然性进行判断。这一判定,以正常人能够确定的真实性程度并排除合理怀疑为必要。本案中呕吐、脑出血等现象以及之后出现的后遗症都可以被认为是由于实施了腰脊椎穿刺手术而发生的,因此应当认定医疗行为和后遗症之间具有因果关系。  自从最高裁昭和50年的这份判决运用“高度盖然性”作为医疗事故因果关系的立证标准后,之后的判决也大多沿用了这一理路。  (二)学说的动向  在理论界,认为对因果关系立证应采用“高度盖然性”标准首先出现在公害诉讼领域。在公害诉讼中,考虑到受害者举证困难,大多数学者都认为对因果关系的立证标准应适用“高度盖然性”学说。当然,“盖然性”也并不是一个统一的概念,不同的学者对此作出了不同的解读。  加藤一郎教授指出:“不同于刑事诉讼,在民事诉讼中,原告和被告各自主张的事实因果关系中只要哪一方盖然性大,哪一方就可能获胜,如果用数字表示,那么也就是只要有超过50%的盖然性,就可以认定因果关系存在。”⑤德本镇教授认为:“为使得在公害诉讼中为举证困难的原告(受害者)降低民事救济门槛,公害诉讼中因果关系的立证标准只需满足高度盖然性即可,具体为以下两点:a、原告对遭受的公害侵权行为与损害之间的因果关系进行举证,并只需要证明因果关系的存在具有相当程度的盖然性即可;b、原告举证后,被告对不存在上述因果关系提出反证,如果被告无法否定上述因果关系,法院就应当认定存在因果关系”。⑥

  沢井裕教授则在将公害诉讼与一般侵权诉讼相比较后认为:“立证标准的存在价值就在于,其能够在由非真正加害者的被告承担责任和真正的受害者无法得到救济之间寻找到平衡点。民事诉讼中的立证标准一般是指应达到常人对于该事实的存在能够理解的程度,当然,基于纠纷的各自不同特点,不同诉讼中的立证标准也应有所不同。例如,在金钱借贷诉讼中,法院一般应设立较高的证明标准;在对于原告举证困难但是救济却又相对必要的亲属关系、环境公害、药害等诉讼中,立证标准就应该有所降低。公害诉讼中高度盖然性学说的提出,就是考虑到加害者和受害者在诉讼地位上的不平等,从而在自由心证的基础上试图运用‘事实推定’实现结果公平的产物。相较于一般案件中原告所需要承担的相对严苛的举证责任,在公害诉讼中,高度盖然性程度已经足够。”⑦综上,虽然学者对于盖然性的解读不尽相同,但是为在公害诉讼中实现原被告地位的实质平等,对因果关系立证实行“高度盖然说”已为学界所普遍认可。  在此基础之上,实务和理论界也开始探讨将“高度盖然说”引入医疗事故诉讼领域。田中实律师指出:“在医疗事故诉讼中也应当采用高度盖然性学说。在医疗事故诉讼中,由于医疗行为的高度专业性、裁量性以及保密性等原因会导致原告(患者)举证困难,这一点与公害事件非常相似,因此,在医疗诉讼中对因果关系的认定也应该类推适用高度盖然性说。”⑧平野克明教授也认为:“不可否认,在公害诉讼以外的场合也存在因果关系举证困难的情况。例如,药害等制造物责任诉讼这一类诉讼中(包括医疗事件诉讼),高度盖然性说应当都被考虑适用。”⑨除此之外,甚至有学者认为在医疗事故诉讼中应将“高度盖然性”的程度要件再进一步放宽。(10)  当然,也有少数学者存在一些担忧,他们认为如果一味降低立证标准,那么不仅举证责任制度可能由此被虚置,而且本来客观的因果关系认定也可能被法官的主观意思所左右。典型代表是贺集唱教授,他指出:“为对受害者举证困难进行救济,甚至有学者提倡在证明程度上可以用‘差不多程度’盖然性、‘相当程度’盖然性、甚至‘一定程度’盖然性来取代‘高度’盖然性。这些做法事实上使得因果关系变得很难被否定,并进而虚置了举证责任制度,其结果最终会对诉讼的期待性与安定性造成损害。”(11)毕竟,解决原告举证困难的问题不应该只试图通过降低立证标准来实现,充分运用科学鉴定等方式并同时尽可能提升法官的科学素养才是根治之道。贺集唱教授同时认为:“最重要的其实是法官自身对于自然科学的关心,平时应注意增加知识以及能力的储备从而在判决时能够充分理解鉴定书和科学文献,这远比一味降低证明程度要来得治本。”这一观点具备一定的合理性,但对法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由于在现阶段的相对不切实际性,其并没有被学界和实务界主流所采纳。

  (三)小结  最高裁昭和50年的判决开创了在医疗事故诉讼降低因果关系立证标准的先河,这一做法基本得到了学界和后续判决的认可,医疗事故诉讼中对因果关系采取“高度盖然性”的立证标准成为学界和法院的通行做法。  从理论上来说,预防接种事件作为医疗事件的一种,同样也可以在因果关系的认定中适用“高度盖然性”学说。然而,不同于医疗事故单一的侵权赔偿诉讼,预防接种事件中既有针对国家侵权的国家赔偿诉讼,同时还存在针对行政给付行为的行政诉讼。因此,以下将根据预防接种诉讼所涉各个案件的具体不同情况,就日本法院对于预防接种因果关系的认定方式进行个别考察。  二、预防接种国家赔偿诉讼中因果关系的认定  (一)预防接种事件中的国家赔偿责任  日本《国家赔偿法》第1条第1款规定:“国家或公共团体的公务员由于公权力的行使故意或过失对他人造成违法损害的,国家或公共团体对损害负赔偿责任。”基于此,当国家存在防止危险发生的注意义务时,如果违反或者没有履行应有的注意义务而导致损害发生的,则可以追究其赔偿责任,日本学界对于食品和医药品的安全确保义务所作的探讨正是有关这种注意义务的典型。(12)同样,在预防接种领域,“国家有致力于防止预防接种损害发生的责任,虽然这种责任针对全体民众而言只能够被认为是一般的、抽象的政治和行政义务;但是对接受预防接种的每一个国民来说,国家的上述责任就已经超越了政治义务的范畴,而是法律上的义务”。(13)  当然,当涉及预防接种的国家赔偿时,诉讼中的重要环节仍是对因果关系进行认定。如果不能认定预防接种行为与生命、健康被害之间存在因果关系,那么国家责任也就无从谈起。虽然前文最高裁昭和50年医疗事故诉讼中对于民事侵权的判决思路也可沿用于国家赔偿诉讼,但是由于预防接种事件毕竟本身具有一定特性,而该特性对于因果关系的认定是否会产生特殊影响就成为判决和学界考察的重点。  (二)判决一览  在日本,预防接种事件的国家赔偿诉讼共形成了11份判决:  1.德岛地裁昭和49年5月17日判决(判例時報787号第105页)  2.东京地裁昭和52年1月31日判决(判例時報839号第21页)  3.东京地裁昭和53年3月30日判决(判例時報884号第36页)  4.札幌地裁昭和57年10月26日判决(判例時報1060号第22页)  5.东京地裁昭和59年5月18日判决(訴訟月報30卷11号第2011页)

  6.名古屋地裁60年10月31日判决(訴訟月報32卷8号第1629页)  7.东京地裁昭和61年3月14日判决(判例時報1215号第73页)  8.大阪地裁昭和62年9月30日判决(訴訟月報34卷9号第1767页)  9.福冈地裁平成元年4月18日判决(判例時報1313号第17页)  10.福冈高裁平成5年8月10日判决(判例時報1471号第31页)  11.札幌地裁平成12年3月28日判决(訴訟月報47卷第235页)  以下将以这11份判决为对象,以因果关系的立证标准及判断要件为中心进行考察,试图对预防接种国家赔偿诉讼中的因果关系认定进行说明。  (三)判决分析  总体来看,上述预防接种国家赔偿的判决对于预防接种行为与损害结果间因果关系的认定,除1号判决进行了否定外,其他判决均认定存在因果关系。  1号判决原文如下:  据查明,原告父母无特别疾病,原告母亲在分娩时并不是难产,同时也不存在其他可能导致原告癫痫的情况发生。然而,原告在接种疫苗10天后即1965年5月20日发烧达到40度,接种30天后在无其他原因情况下出现癫痫症状。鉴于原告当时的年龄,一般来说由脑炎导致发烧的可能性很小,而由支气管炎或者上呼吸道感染所导致的可能性则较大。退一步而言,即使在理论上存在由接种而引发脑炎并导致癫痫的可能性,根据鉴定人M的鉴定报告,本案中虽然不能完全否定原告癫痫与接种之间的因果关系,但是能够证明癫痫是由接种导致的证据同样也非常薄弱。综上,综合原告的发病时间、发病经过以及现阶段医学研究成果,无法确认癫痫与预防接种行为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1号判决处于预防接种一系列国家赔偿判决中的初期,对于因果关系的认定采取的是较为谨慎保守的态度。针对1号判决,加藤雅信教授指出:“本案确实是一起涉及因果关系的微妙案件,法院最终由于对因果关系的心证不足而否定了原告的赔偿请求。上述对于因果关系的认定方式虽然忠实于古典举证责任理论,但是在实践操作中却忽视了预防接种事故的实际状况。”(14)除1号判决外,其余预防接种国家赔偿的判决均出现在最高裁昭和50年的判决之后。这些判决无疑都受到了昭和50年判决的影响,对于预防接种因果关系普遍采取了认可的态度。其中明确肯定因果关系的有4、6、8、9号判决,其余判决则对因果关系采取默认的方式。下文中笔者拟对判定因果关系成立的三项内容分别进行说明,包括立证标准判、判断要件和举证责任的分配。

  2.因果关系的立证标准  对于立证标准,6号判决指出:  有别于科学认定中应完全不存在任何怀疑,预防接种行为与损害之间因果关系的认定标准是在对所有证据进行考察的基础上,认定预防接种行为和损害之间存有高度的盖然性,这一认定以正常人排除合理怀疑的确信为必要。  8号判决更是直接引用了最高裁昭和50年医疗事故的判决文本,判决如下:  不同于不允许任何存疑的自然科学的证明,医疗事故诉讼中因果关系的证明是依照经验对于全部证据进行综合考察的基础上,对特定事实与特定结果的发生之间是否存在高度盖然性进行判断。这一判定,以正常人能够确定的真实性程度并排除合理怀疑为必要(最高裁昭和50年10月24日第一小法庭判决,民集29卷9号1417页)。据此,在判定本事件的因果关系时,也并非以完全不存在怀疑为必要,只需在综合审查证据之后,依据经验判定预防接种行为与疾病症状之间存在原因和结果上的高度盖然性。  综上可以认为,自最高裁昭和50年的判决出现后,在预防接种领域对因果关系立证采用高度盖然性标准已经得到了法院的普遍认可和适用,“高度盖然性”的表述甚至直接出现在多份判决书文本中。相较于一般民事诉讼,在预防接种领域适用相对较低的因果关系立证标准的意义在于,一方面能够在复杂的侵权诉案件中将法院从不必要的科学争论中解救出来,同时也能够在危机四伏、复杂多样的社会形态下为受害人的权益提供有力保障。  3.因果关系的判断要件  除1号判决外,肯定因果关系的10份判决都对因果关系的判断要件进行了说明。在这之中,2、3、4、7、10、11号案件的受害者都只有一名,考虑到每个个体对于疫苗的不同反应,判决对于每一案件提供的是相对具体的个别判断要件;而5、6、8、9号判决则属于集团诉讼,由于受害者人数众多,因此判决对因果关系给出的判断要件也相对更具有抽象和普适意义。基于此,本文对因果关系判断要件的解读将集中于5、6、8、9号判决。以下是这四份判决的主要论证内容:  5号判决:第一,预防接种行为与不良反应的发生具有时间、空间上的密接性;第二,不存在其他可能的原因;第三,由接种而产生不良反应比其他原因不明事项产生不良反应的可能性更高;第四,不良反应的发生从实验、病理、临床等多个角度来看,都存在理论和实践上的可能性。  6号判决:第一,不良反应发生前,在一定的密接期间内接种了疫苗;第二,已有病理、临床、实验上存在由接种导致不良反应的证据,或者虽未能完全证实但存在十分合理的推断;第三,不能证明存在接种以外的其他原因导致该不良反应。

  8号判决:第一,由于预防接种而导致不良反应的发生,从作为经验科学的医学立场出发存在理论上的可能性;第二,预防接种行为与不良反应的发生在密接的时间范围内;第三,不存在除接种以外的其他原因导致该不良反应的发生。  9号判决:第一,由于预防接种而导致该不良反应的发生,从作为经验科学的医学立场出发存在理论上的可能性;第二,预防接种行为与不良反应的发生在密接的时间范围内;第三,不存在除接种以外的其他原因导致该不良反应的发生。  综上,对于预防接种行为与损害结果间因果关系的判断要件,5号判决列出四项要件,6、8、9号均只列出三项要件。除5号判决的第三要件外,(15)可以说,这四项判决对于判断要件的表述相对一致:第一,预防接种行为与发生不良反应之间存在时间上的密接性;第二,从医学观点看,预防接种行为具备产生该不良反应的可能性;第三,不存在其他可能的原因。  4.因果关系举证责任的分配  对于因果关系判断要件的探讨,不仅涉及判断要件的内容,更是与举证责任的分配紧密相关,毕竟举证责任分配方式的不同会对结果产生重大影响。然而,在因果关系举证责任应归属于谁这个问题上,上述四项判决却存在明显不同。  5号判决认为,和一般民事诉讼一样,在预防接种诉讼中对因果关系的举证责任应当然归属于原告方。6号判决则认为在满足一、二要件的场合下,应先肯定预防接种行为与损害之间存在因果关系,然后由被告方对该症状是由其他原因导致的进行反证,如果被告能够举证则可否定因果关系。鉴于此,6号判决实际上是将要件三的举证责任转移给了被告方,事实上减轻了原告的举证责任。(16)与6号判决不同,8号判决针对第三要件指出:“除了被告应对存在其他原因进行举证外,原告为确保因果关系被法院所采信,也应对不存在其他原因进行举证。”8号判决同时指出,原告对于不存在其他原因的举证,是指对被接种儿童在接种之前的发育、健康状态等作出说明。当然,这一举证相对容易,甚至接受基于经验和事实的推定。与之相对,被告的反证则要严格得多,被告必须要给出由于存在某种原因而必然导致发症的证据。如果被告无法举证导致发症的特定原因,则这一反证不能成立。而9号判决内容与8号几乎一致。  相对于判决书对于举证责任分配的多样化,学界的认识倒较为一致。首先,鉴于预防接种的特殊性,原告在举证时确实会存在一定的困难,因此学者普遍认为如果依然采取和一般诉讼同样的举证责任分配就有失妥当。“由于欠缺相关专业知识以及获取信息的能力和途径,一般民众很难就预防接种行为的安全性、不良反应等事项给出完全准确的说明。因此,在举证责任上给予原告一定的放宽合乎情理”。(17)但是,适度地放宽举证责任并不代表应转移举证责任。针对6号判决的做法,日本学界反对者居多:“对于损害与接种行为之间的因果关系,如果仅通过要件一、二来判断是否具备高度盖然性似乎显得过于简单。上述减轻原告举证责任的做法确实可以实现对受害者的救济,但是这一做法将法解释学上的价值判断引入到客观事实的认定领域,是否合适值得商榷。”(18)与之相对,8、9号判决的做法则得到了学界的认可。“6号判决的做法虽然考虑到了预防接种事件的特殊性,并有利于受害者的救济,但是将举证责任进行转换却也可能会导致学理上的困境。毕竟在侵权案件的诉讼中,举证责任的转移与倒置需要由法律作出明确规定。与其如此,倒不如像8、9号判决那样,仍然由原告承担举证责任,但是对于被告方的反证进行较为严格的把握”。(19)

  三、预防接种事件行政诉讼中的因果关系  (一)预防接种事件中的行政给付责任  预防接种领域的行政给付是指依据日本《预防接种法》的规定由行政机关直接对被害人给予救济。这项制度源于1976年《预防接种法》所进行的大幅修订,为尽可能给予受害者以救济,修改后的《预防接种法》规定不论是否存在过失,只要厚生劳动大臣能够认定损害是由预防接种行为所导致的,就规定应给予受害者以财产上的给付。《预防接种法》规定:“市町村长对该市町村区域中居住的居民采取预防接种而出现疾病、残疾或者死亡时,当该疾病、残疾或者死亡被厚生大臣认定为是由于预防接种行为所导致的,应根据本条规定给予一定的金钱给付。”(20)同时,“厚生大臣在对于前项进行认定的时候,必须听取审议会的意见。”(21)根据这一规定,受害者能够获得行政给付的前提是,必须获得厚生大臣对于健康损害是由预防接种行为所导致的“认定”。  因此,由于厚生大臣否定因果关系从而导致市町村长不给予给付的决定就经常作为行政诉讼的争议对象,预防接种领域的行政诉讼就此产生。  (二)判决一览  1.东京地裁昭和56年11月9日判决(行政裁判集32卷11号第1926页)  2.仙台地裁昭和60年3月11日判决(行政裁判集36卷3号第253页)  3.仙台高裁昭和63年2月23日判决(訴訟月報34卷10号第1982页)  4.长野地裁平成2年5月24日判决(判例タイムズ725号第249页)  5.東京高裁平成4年12月18日(判例時報1445号第3页)  6.大阪高判平成6年3月16日(判例時報1500号第15页)  (三)判决分析  1.因果关系的立证标准  考虑到预防接种行政给付制度的立法趣旨和目的,预防接种事件的行政判决对于因果关系的判断也依然是以前述最高裁昭和50年的判决为基础,认为在预防接种行政诉讼中应降低因果关系的立证标准。明确在判决中表明态度并说明原因的是2号判决和4号判决,其余判决虽然直接引用了“高度盖然性”或相关类似立证标准,但却未给出说明。  在4号判决中,法院指出应当降低立证标准:  医疗事故诉讼中因果关系的立证,是指可以证明特定事实与特定结果的发生具有高度的盖然性,这一立证标准以通常人排除怀疑为必要充分条件。当然,法院对于不同领域事件因果关系的判断必须与该领域立法趣旨以及目的相一致。在预防接种领域设立行政给付制度的根本目的就是实现对当事人的救济,因此因果关系的立证标准也应当较医疗事故诉讼相应再进行降低。

  而在2号判决中,法院不仅认为应当降低立证标准,还明确提出应以“可预测的盖然性”作为立证标准:  诉讼中对于因果关系的立证应根据各项制度的具体情况作出调整,而法院判决中的立证和自然科学的证明之间的差异也就因此产生。在某些领域,法院对因果关系的认定标准应相比于一般诉讼领域更低,而具体的降低标准则要和该制度的趣旨、目的等相一致。  医疗事故诉讼中对因果关系的立证是以能够证明特定的事实对特定结果的发生具有高度的盖然性为标准,这一立证标准以通常人排除怀疑而确信真实作为充分必要条件。(最高法院昭和50年10月24日第二小法庭判决,民集29卷1417页)。类比到预防接种领域,科学上对预防接种不良反应的研究也仍处于探究阶段,即使是现阶段最尖端的医学实验也不能对不同情形下预防接种行为与不良反应之间的因果关系完全作出解释。鉴于此,基于社会公正、相互扶助及牺牲补偿等基本理念,为确保预防接种事件的受害者能够迅速获得救济,诉讼中对于预防接种行为与损害结果间因果关系的认定仅需要证明特定的事实对特定结果的发生具有可预测的盖然性,而不需要达到完全确定的程度。  就上述判决中提出的在预防接种行政诉讼中降低因果关系立证标准的必要性,多数学者表示肯定。滝沢正教授指出:“判决对于推动预防接种诉讼具有很强的正面意义”。(22)圆部逸夫法官也表示:“在预防接种行政诉讼这一全新领域,法院通过判决的形式给出了实务部门的答案,推动了因果关系立证标准的研究,对此表示敬意。”(23)  然而,在预防接种事件的行政诉讼中,虽然多份判决书都在判决文本中引用“盖然性”或者“高度盖然性”作为立证标准,但是由于法律概念本身的不确定性,法院在实践中适用上述标准时又对其外延进一步进行了扩展。西野喜一郎教授一针见血地指出:“在对判决进行研读之后发现,相较于国家赔偿诉讼中对因果关系的认定标准,法院在预防接种事件的行政诉讼实践中又再次降低了立证标准”。(24)饭村敏明法官也表述了相同观点:“虽然多数判决都在判决理由中提出需要存在高度的盖然性才可对因果关系进行认定,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对于案件中有些并未达到高度盖然性的事实认定,法院在判决中最终也都认定了因果关系的存在。”(25)因此可以认为,在预防接种行政诉讼中,虽然法院在判决文本中仍然援用“高度盖然性”作为判断标准,但是事实上却又进一步对降低了该标准的适用。而对于降低立证标准的原因,2、3、4号判决给出了共通的答案,即为了给受害者提供“简易迅速的救济”。(26)如同3号判决指出的:

  强制预防接种制度的推行是基于防止传染病蔓延这一公共目的,在其实施过程中不可避免会对个别当事人造成一定的损害,而对损害给予救济正是预防接种行政给付制度的功能所在。由于预防接种可能导致多样及非特异性的不良反应,而当前的科技水平又很难明确获取有关因果关系的证明,为使受害者获得简易而迅速的救济,行政给付制度由此产生。因此,厚生大臣对因果关系的认定及判定基准也应符合制度目的,反之,如果厚生大臣对于本应积极认定的因果关系给予否定的错误判断,该错误判断就会违背给予受害者救济的初衷。  当然,也有学者对此表示焦虑。针对根据存在“可预测的盖然性”而认定存在因果关系的2号判决,佐藤崇检察官指出:“疫苗接种与疾病之间的因果关系的立证并不能仅以存在可能性为标准,预防接种给付制度应当在行政给付制度和受害者救济之间寻求平衡,而不能一味只关心对受害者进行救济。因此,因果关系的认定还是应以高度盖然性作为认定基准,不得不说本判决对于因果关系的认定基准过于宽松了。”  然而在之后的判决中,2号判决所确立的“可预测的盖然性”立证标准还是在预防接种行政诉讼领域被普遍适用。  2.因果关系的判断要件  1号判决虽然强调行为与损害结果具备时间上的紧密性,对判断预防接种因果关系而言具有重要意义,但是却未给出因果关系的具体判断要件。而对因果关系判断要件进行明示的是判决2、3、4号判决。  2号判决指出因果关系判断应符合如下三要件:第一,在理论上以及经验上不能排除预防接种行为有可能导致该不良反应的发生;第二,本事件中,预防接种与不良反应的发生具备时间上、空间上的密接性;第三,由预防接种行为导致不良反应比其他原因(包含原因不明的情况)更为合理。  3号判决则认为应符合以下要件:第一,从经验以及理论角度都可认为该不良反应是由预防接种行为所引起的;第二,不良反应的发生是在实施预防接种行为后的合理期间内;第三,无法找出导致患者感染流行性耳下腺炎病毒的其他原因。  4号判决引用传染病预防调查会在1976年做出的答复作为认定因果关系的标准:第一,从医学角度出发,实施预防接种后产生该不良反应是合理的;第二,不良反应在实施预防接种行为后的合理期间内出现;第三,无法找出其他可能导致该不良反应发生的合理原因。  上述2、3、4号判决所列举的三项要件具备以下共通点:第一,由于预防接种行为而导致该不良反应的发生在医学上具有合理性;第二,预防接种行为与不良反应的发生之间在时间上具有紧密性;第三,不存在其他导致不良反应发生的合理原因。

  3.因果关系举证责任的分配  不同于在判断要件上的一致性,在因果关系举证责任的分配上,不同的判决之间却存在一定差异。在2号判决中,法官在列举三要件之后并没就此结束:“在举证责任的问题上,即使原告不能证明‘在理论上以及经验上不能排除预防接种行为有可能导致不良反应的发生(要件一)’或者不能证明‘由预防接种行为导致不良反应比其他原因(包含原因不明的情况)更为合理(要件三)’,法院依然应当推定这两项要件已经成立,也就是应将否定因果关系的证明责任交由被告承担”。也即,根据2号判决,原告在诉讼中只需要对“预防接种与不良反应的发生具备时间上、空间上的密接性(要件二)”进行举证即可。这种做法在实践中导致了举证责任的转移,大大减轻了原告的举证责任。针对2号判决,以原田尚彦教授为代表的学者明确提出了质疑:“如果仅要件二能够被证明,而要件一、三即使真伪不明也依然能判断因果关系的成立,那么在实践中就导致预防接种对疾病的产生只需要达到可能性程度时就可以立证,这种对于举证责任的分配方式显然是有问题的。”(27)与之相对,3、4判决中依然将三项要件的举证责任归属于原告,同时由被告提出反证。诚然,减轻举证责任的做法确实有助于对受害者提供救济,但是如果因此而导致举证责任的转换则会与传统举证责任制度产生背离。3、4号判决将举证责任归属于原告方而对被告反证进行把握的做法既维持了原有举证责任体制,在实践中也更具有可操作性。(28)因此,在举证责任的分配上,理论界和实务界都以维持原告举证为通行做法。  四、国家赔偿制度中的因果关系与行政给付制度中的因果关系  从上文对于判决的分析可以看出,虽然都是在预防接种领域由国家给予受害者以一定的金钱救济,但是法院在国家赔偿制度和行政给付制度中对所涉因果关系的判断标准却并非一致:国家赔偿诉讼采取的是“高度盖然性”标准,而行政诉讼采取的则是相对较低的“可预测的盖然性”标准。当然,在因果关系判断要件和举证责任的分配上,国家赔偿诉讼和行政诉讼则基本一致,二者都采用“时间上的密接性、医学上的可能性以及不存在其他可能的原因”作为判断要件,并在责任分配上采用“原告举证为前提,被告提出反证”的方式。  显然,对于因果关系的不同判断方式在实践中可能会引发如下困境,即同一法律事实由于因果关系认定的不同而在不同诉讼中产生了截然相反的法律效果。具体而言,在国家赔偿诉讼中,受害者由于法院可能否定一项预防接种行为和损害后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而无法获得国家赔偿;而在行政诉讼中,法院却又可能基于相对较低的因果关系标准而认定上述行为和结果间存在因果关系,并判决给予受害者一定的金钱救济。上述两种判决都完全符合立法目的和司法程序。上述结果的出现似乎明显有悖于科学上对于事实的认定。然而正如佐藤法官所说:“国家赔偿制度和行政给付制度本就是两项完全不同的制度,行政给付制度中的因果关系与国家赔偿制度中的因果关系应属于两个不同层面的问题”。(29)而中野哲弘法官基于法律适用的角度也认为,由于两项制度所依据的是不同的法律规定,得出不同的结论也是顺理成章:“国家赔偿请求诉讼中的因果关系认定基于日本《民法》第709条或《宪法》第29条3项的规定作出,行政给付判决中的因果关系认定则是根据日本《预防接种法》第11条的规定,二者应当有所区别”。(30)因此,此时问题就转变成:既然是对同一行为的救济,为何会有立法和制度上的如此区分?

  毫无疑问,诉讼中对于因果关系的认定应与制度的趣旨、目的等相一致。对于国家赔偿制度与行政给付制度中因果关系异同的探讨,首先要明确预防接种领域中这两项不同救济制度的由来。在学理上,对因国家的违法活动所产生的损害予以赔偿是国家赔偿制度;而对国家合法侵权所造成的损失予以补偿的则是损失补偿制度。(31)  日本的国家赔偿制度以《宪法》第17条(32)以及《国家赔偿法》第1条第1款为依据,建立在公务员故意或者过失的违法行为的基础之上。在预防接种领域,如果损害结果是由国家预防接种中的违法行为所导致,那么自然就适用国家赔偿制度。  日本的损失补偿制度是基于《宪法》第29条第3款(33)对出于公共目的而造成公民财产的损失后果进行补偿。学者现在普遍将《宪法》第29条第3款作扩大解释,即《宪法》第29条第3款所言“正当的补偿”不能局限于财产权的范畴,毕竟相对于财产权而言,生命和身体显然是更为重要的权利,因此对于生命和身体的损害应当包含在补偿的范围之内。(34)虽然上述学理解释可以对通常意义下非财产损失进行补偿,但是其在预防接种领域的适用却仍然遭有异议。在通常意义下的损失补偿中,法律赋予侵权行为以合法性(例如征收行为),给相对人造成的损害后果是必然的且是法律所承认的(例如土地和房屋被征收),此情形下的补偿是对该合法行为所造成的必然结果的回复和填补。但是,预防接种领域却不然,预防接种所产生的损害后果——不良反应——的发生并非法律所预设的效果,预防接种行为本身也不是有意识的侵权行为,因此预防接种中的补偿也并不等于从正面承认了国家对于生命的剥夺以及身体的侵害的合法性。(35)基于这些不同,传统理念下的特别牺牲理论似乎并不能理所当然运用于预防接种领域中。事实上,对于行为是违法还是合法的关注并非国家救济的初衷,而违法性和适法性的区分本身就并没有那么明显。从广义上来说,“国家补偿”这一用语的外延可以非常广,其根本目的就是对于国家活动所造成的公民损失和损害进行填补。(36)在此理念指导之下,学者进而指出,广义上的国家补偿制度不仅应当包含违法行为的国家赔偿和合法行为的国家补偿,还应当包括另外一种补偿制度,即基于“正当行为的结果责任”进行补偿的制度。所谓“正当行为的结果责任”补偿是指不以原因行为的合法与否为考量,而仅仅着眼于损害结果而直接由法律规定国家应对损害作出填补的一种国家责任。(37)只要损害结果的产生是由国家行为所导致的,就不论其行为合法与否,直接依照法律条文进行给付。结果责任的运用跳脱了国家责任必须以行为性质为划分标准的思维定式,使受到预防接种损害的普通公民能够获得补偿。因此,在颁布18年后,日本《预防接种法》于1976年作出修订,由法律直接规定了行政给付制度。

  正是由于国家赔偿和行政给付在制度本源上不同,二者在认定因果关系时存在差异就在所难免。对于国家赔偿制度而言,其根本目的是追究法律责任,要求国家承担违反第一性义务而引起的第二性义务,对受害者的损害进行弥补的同时敦促国家合法行使职权。(38)因此,在国家赔偿因果关系的认定上,既要考虑到对受害者进行救济,同时也要对国家行为进行客观评价,防止对国家行为作出错误判断并因此加重国库负担。行政给付制度的出现就是建立在国家责任缺位而又需要对受害人进行救济的基础之上,制度的创设本身并不以国家行为违法为前提,而仅仅是以简易迅速的救济作为根本趣旨和目的,因此对于因果关系的判断方式就可以相对较为宽松。  同时,金钱给付数额的不同也可能导致不同制度对预防接种因果关系认定的差异。在国家赔偿制度中,对于能够认定违法行为所导致的损害结果,应以“损害的完全填补”为赔偿原则,采用以金钱赔偿为主,返还财产、恢复原状为辅的方式,保证受害人得到与其所受损害相当的充分赔偿。而在行政给付制度中,给付数额并不以填平损害为原则,而是直接由法律根据社会平均水平作出的规定进行支付,并且数额往往低于受害者的实际损失。(39)鉴于国家赔偿和行政给付在认定标准和救济额度上的不同,一般当出现能够明确认定公权力行为违反注意义务的情形时,当事人会先运用国家赔偿制度对违法行为所导致的损害结果要求国家进行赔偿。在前述东京地裁昭和59年5月10日判决中,法院对于49名原告提出的国家赔偿和行政给付请求进行合并审理。在审理过程中,法院发现其中两名受害者(梶山桂子和河又典子)的损害是由于接种医生在接种过程中违反接种方法(对同一人一次同时接种了两种疫苗)而导致的,法院由此认定医院的行为违法,并判决由国家对这两例损害承担赔偿责任;在此之后,法院才再对其余各例进行审查,由于无法认定国家行为违反注意义务因此判决由市町对损害给予一定行政给付。  上文中法院对预防接种事件的判决实践也正好印证了国家赔偿和行政给付制度立法本源的不同:对于国家赔偿中因果关系的认定,法院普遍采取的是高度盖然性的立证标准,为使得能够在保障受害者权益和寻求国家责任之间获取平衡;而对于行政给付中的因果关系的认定,出于对受害者进行简易而迅速救济的考量,则采取相对更为宽松的认证标准。  我国涉及疫苗接种的相关立法和法规启动较晚,主要包括2001年12月1日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2004年12月1日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和2005年6月1日施行的行政法规《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中对于“接种异常反应”规定在第40条,具体是指“合格的疫苗在实施规范接种过程中或者实施规范接种后造成受种者机体组织器官、功能损害,相关各方均无过错的药品不良反应”。同条例第46条规定:“因预防接种异常反应造成受种者死亡、严重残疾或者器官组织损伤的,应当给予一次性补偿。”

  作为公共卫生事业的一项重要制度实践,我每年接种疫苗的人数达1亿人次左右,在如此庞大的接种量面前,任何罕见风险都会转化为沉甸甸的现实。(40)我国每年由于预防接种而导致异常反应的人数也“蔚为壮观”。然而,据相关人员表示,近年来因预防接种而获得救济的实例累计仅20余件。(41)即便是轰动全国的山西高温疫苗事件,在发病的十余名孩子中,最后也仅有一人被鉴定为由疫苗接种导致异常反应而获得补偿。(42)除去法律外的其他考量因素,立法对于因果关系的模糊规定以及司法对于因果关系认定的谨小慎微也许是造成这一结果的原因。而在2013年年末爆发的疑似乙肝“疫苗致死”事件中,虽然食药监总局、国家卫生计生委在新闻通气会上明确表示本次事件涉及的17例死亡病例与接种乙肝疫苗没有直接关系,然而由于公众对于得出这一结论背后的因果关系认定标准、判断要件、举证责任等要件不得而知,乙肝疫苗信任危机依然爆发,接种率短时间下降30%。(43)  对我国而言,在预防接种领域建立综合救济体系已是势在必行。我国现行《预防接种条例》仅规定了对异常反应实行一次性补偿,然而在预防接种领域,基于行为违法的赔偿责任和面向结果的国家补偿责任可能会同时存在,缺少任何一项都不利于为当事人提供完整的救济。而完备的国家责任体系也能够从责任层面追本溯源规范行政机关的行为,确保行政机关切实履行职责,为减少预防接种损害提供制度上的可能性。因此,应在现有行政补偿制度的基础上,针对预防接种事件中可能出现的违法行为设置国家赔偿责任体系。然而,现代社会中的侵权事件往往都表现出诸种利益的相互交织和冲突,诉讼中的任何一方都很少拥有否定对方的决定性理由,法律在制度设计时就必须寻求各方利益的均衡保护——因此无论是国家赔偿制度还是补偿制度,其“一方面应作为有效、有意和公正的体系运行,同时也要避免过分严苛的责任追究”。(44)基于这一理念,当预防接种事件中对行为和损害结果的认定相对不存在争议时,在纷繁复杂的个体性、特异性和耦合性中抽丝剥茧,对行为和结果间的因果关系作出肯定或者否定判断,就成为了体现制度目的和本源的关键所在。作为在预防接种立法和司法实践都先行一步的国家,日本的经验启示我们,对因果关系进行细致解释正是在预防接种事件中实现利益平衡的不二法门。通过在诉讼中寻找适用于预防接种领域的因果关系认定标准、判断要件和举证责任,不仅有助于实现个案正义,而且也能够通过个案的梳理和总结,在预防接种领域中寻找到追究国家责任与保障受害者利益之间的平衡点,从而为规范预防接种制度的实施提供助力。

  本文系2012年度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青年基金项目“风险监管的行政不作为责任”(项目号12YJC820021)及2013年中国法学会部级法学研究项目“食品药品安全监管中的责任体系研究”(项目号CLS(2013)D121)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本文曾在南开大学举办的第十期判例沙龙上报告,并得到了中国政法大学王天华教授、南开大学宋华琳副教授等的悉心指点,一并感谢并文责自负。   近5年相关研究文献精选:   1.胡学军:环境侵权中的因果关系及其证明问题评析,《中国法学》,2013(5)   2.郭明瑞:侵权责任构成中因果关系理论的反思,《甘肃政法学院学报》,2013(4)   3.叶名怡:医疗侵权责任中因果关系的认定,《中外法学》,2012(1)   4.周新军:中美产品责任中因果关系与中介原因探析,《南京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2(4)   5.黄文煌:论侵权法上的假设因果关系,《中外法学》,2011(3)   6.翟志文,薛振环:医患诉讼因果关系证明负担的缓和——以日本判例的分析为视角,《法学杂志》,2011(3)   7.王社坤:环境侵权因果关系举证责任分配研究——兼论《侵权责任法》第66条的理解与适用,《河北法学》,2011(2)   8.赵西巨:医疗过失与因果关系之认定:英美法中的理论与具体规则,《东方法学》,2011(1)   9.贾敬华:法律上因果关系的基础:降低风险而非合理预见,《南开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0(5)   10.薛贵滨:医疗损害因果关系的法理研析——以英美法为视角,《江西社会科学》,2010(9)   11.廖焕国:假设因果关系与损害赔偿,《法学研究》,2010(1)  ①疫苗是将病原微生物(如细菌、立克次氏体、病毒等)及其代谢产物,经过人工减毒、灭活或利用基因工程等方法制成的用于预防传染病的自动免疫制剂。疫苗保留了病原菌刺激动物体免疫系统的特性。当动物体接触到这种不具伤害力的病原菌后,免疫系统便会产生一定的保护物质,如免疫激素、活性生理物质、特殊抗体等;当动物再次接触到这种病原菌时,动物体的免疫系统便会依循其原有的记忆,制造更多的保护物质来阻止病原菌的伤害。来源:http://baike.baidu.com/view/42785.htm?fr=ala0_1_1,2013年5月1日访问。

  ②上个世纪60年代就开始在县级防疫站工作、现任广东省卫生厅免疫规划专家咨询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的“老防疫”专家许锐恒对此十分感慨。参见邱瑞贤:《内地疫苗事件频发引信任危机部分家长宣言拒打》,来源:http://news.ifeng.com/mainland/special/shanxiyimiao/zuixin/detail_2010_04/09/814637_0.shtml?_from_ralated,2013年5月1日访问。  ③参见杜仪方:《恶魔抽签的赔偿与补偿——日本预防接种事件中的国家责任》,载《法学家》2011年第1期。  ④[日]平井宜雄:『損害賠償法の理論』,東京法学出版社1971年版,第27页。  ⑤[日]加藤一郎:『公害法の生成と展開』,岩波书店1963年版,第29页。  ⑥[日]德本镇:「公害の民事救済と因果関係」,转引自[日]西野章:『予防接種と法』,一粒社1995年版,第25页。  ⑦[日]沢井裕:「不法行為における因果関係」,载[日]星野英一编:『民法講座第六巻』,有斐阁1985年版。  ⑧[日]田中実:「因果関係認定の基準(法理)」,载[日]中井美雄编:『医療過誤法入門』,青林書院1979年版。  ⑨[日]平野克明:「因果関係の認定ぃおける蓋然性説」,载[日]奥田昌道编:『民法入门』,有斐阁1975年版。  (10)参见[日]賀集唱:「損害賠償訴訟における因果関係の証明」,『講座民事訴訟5』,有斐阁1983年版,第188页。  (11)[日]賀集唱:「損害賠償訴訟における因果関係の証明」,『講座民事訴訟5』,有斐阁1983年版,第191页。  (12)[日]植木哲:《医疗法律学》,冷罗生等译,法律出版社2006年版,第275页。  (13)[日]東京高判平成4年12月18日,『判例時報』1445号(1993年),第3页。  (14)[日]加藤雅信:「予防接種ワクチン禍訴訟東京地裁判决の検討」,『判例タイムズ』539号(1985年),第26页。  (15)5号判决的第三要件指出:“由接种而产生不良反应比其他原因不明事项产生不良反应的可能性更高”。如果仅从这一要件出发,那么该判决对因果关系的认定显然比其他判决更为严格。然而,法官在此之后继续写道,“相比于第一和第二要件而言,这一要件并不是特别重要,一般指产生了以前从未发生过的症状”,因此,这一要件事实上只是作为附随要件存在,并不对结果判断产生重要影响。

  (16)[日]宫澤俊夫:「予防接種禍と国の責任」,『判例タイムズ臨時增刊』573号(1986年),第11页。  (17)[日]吉戒修一:「医療過誤訴訟における因果関係の立証」,『法律のひろげ』29巻1号(1976年),第12页。  (18)[日]吉戒修一:「医療過誤訴訟にぉける因果関係の立証」,『法律のひろば』29巻1号(1976年),第645页。  (19)[日]西野章:『予防接種と法』,一粒社1995年版,第55页。  (20)日本《预防接种法》第11条第1款。  (21)日本《预防接种法》第11条第2款。  (22)[日]滝沢正:「予防接種と疾病との因果関係の成立要件」,『判タイムズ』555号(1985年),第82页。  (23)[日]園部逸夫:「予防接種と疾病等の因果関係の要件とその立証責任」,『ジコリスト』848号(1985年),第117页。  (24)[日]西野喜一郎:「予防接種祸」,转引自[日]植木哲:『人の一生と医事法』,青林書院2010年版,第317页。  (25)[日]饭村敏明:「予防接種禍に関する国家賠償」,载[日]村重慶一编:『現代民事裁判の課题⑩国家賠償』,新日本法規出版社1991年。  (26)3号判决指出:“为符合使得健康被害获得简易迅速的救济这一制度目的,从而认定本案件中具有因果关系”。  (27)[日]原田尚彦:「予防接種法一六条による救済制度における予防接種と疾病との因果関係」,『ゾコリスト』907号(1988年),第67页。  (28)[日]宇賀克也:「予防接種健康被害救済制度における因果関係」,『法学教室』94号(1988年),第77页。  (29)[日]佐藤崇:「予防接種受害者救済制度と因果関係の認定基準」,『昭和六○年行政関係判例解説』,ぎょうせい1987年,第505页。  (30)[日]中野哲弘:「予防接種受害者救済制度における因果関係の認定」,『昭和六三年行政関係判例解説』,ぎょうせい1990年,第321页。  (31)[日]盐野宏:《行政法Ⅱ·行政救济法》,杨建顺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194页。  (32)《日本国宪法》第17条规定:“任何人由于公务员的侵权行为而导致损害时,都能够根据法律的规定向国家或公共团体请求赔偿。”  (33)《日本国宪法》第29条第3款规定:“私有财产在正当的补偿之下可以用于公用目的。”

  (34)参见[日]今村成和:「予防接種事故と国家補償」,『ジコリスト』855号(1986)年,第70页。  (35)[日]塩野宏:『予防接種事故と国家補償』,载[日]塩野宏『行政過程とその統制』,有斐閣1989年版。  (36)[日]雄川一郎:『行政の法理』,有斐閣1986年版,第405页。  (37)[日]西埜章、田辺愛壹:『損失補償の理論と実務』,株式会社プロゲレス2005年版,第18页。  (38)张文显:《法哲学范畴研究》,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第122页。  (39)在行政给付中,受害者对于标准过低的抱怨一直存在。参见[日]植木哲:《医疗法律学》,冷罗生等译,法律出版社2006年版,276页。  (40)不同疫苗的不良反应发生率存在差异。比如,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对含麻疹成分疫苗(麻疹/麻风/麻腮风疫苗)的不良反应的研究结果,其一般反应发生率分别为:局部疼痛、肿胀、红晕约为10%,发热>38℃为5%~15%,烦躁、不适和全身症状(包括轻度皮疹或结膜炎、关节痛)为5%;其异常反应发生率分别为:热性惊厥330/100万剂次、血小板减少症30/100万剂次、不伴休克的急性过敏反应10/100万剂次、过敏性休克1/100万剂次、脑病<1/100万剂次。参见世界卫生组织官方网站,来源:http://www.who.int/vaccine_safety/committee/reports/Dec_2006/zh/,2013年5月1日访问。  (41)来源:http://news.qq.com/a/20100318/002373.htm,2013年5月1日访问。  (42)来源:http://news.sohu.com/s2010/shanxiyimiao/,2013年5月1日访问。  (43)《乙肝疫苗事件调查结果公布未发现疫苗质量存在问题》,来源:http://www.chinanews.com/gn/2014/01-03/5694134.shtml,最后访问时间2014年1月15日。  (44)[日]吉村良一:『不法行為』,有斐閣2000年版,第7-10页。

作者介绍:杜仪方,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法学博士

分页:12 3

Tags:预防接种日  世界预防接种日  全国预防接种日  预防接种日宣传栏  预防接种日主题  预防接种宣传日  儿童预防接种日  全国预防接种日的日期  全国预防接种宣传节日  全国预 

猜你喜欢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栏目/内容页底部